茸爪

最奇葩的脑洞最幼稚的文笔

赌局(上)

# 梗来自 @莹木 “西装龙×纹身科”

#大概是个警局片段

#occ都是我的

#圈地自萌


(有没有人教教我搞AO3链接 QwQ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要被封~




















阴暗的地下室内,两具肉体正在那无人光顾的破床板上不断地冲撞,角落里有流着暗红色的液体的麻袋,淌到地上的部分已经干涸,刺鼻的腥味混合着地下室的霉味,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但没有人顾得上,汗液顺着紧绷的肌肉洇入了灰色的床单,刚刚与生死擦肩的经历,让两人都有足够的肾上腺素完成这场性 爱。最后一次深深地进入,把两人送入了高  潮的巅峰,呜咽混合着粗喘充斥在整个房间中,退出卸下套  子,打了个结便被草草抛在麻袋旁边。


“龙,这次伺候的还舒服吗?”伏在马龙身上的男人用下巴在他的胸 上慢慢划着圈,长时间没有打理的胡茬刺激着细嫩的皮肤。他还不时故意的在新添的吻痕上重重的扎一下,有恃无恐的抬起头对着马龙露出一排小白牙。


马龙半靠在湿冷的墙上,阵阵寒意透过勉强挂在身上的西服刺传递到滚烫的皮肤上,这种凉意并不让人想要躲避,反而让人十分惬意。马龙并没有急着回答张继科的问题,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夹出一根marlboro用薄 唇咬住,又掏出了打火机点燃嘴中的香烟,把剩下的烟塞到了张继科的外套里。饱满的烟圈从他嘴中吐出,因为丁达尔效应,昏黄的灯光透过烟圈形成的小光柱打在张继科背后的纹身上。马龙的用一只手摩挲着他背上漂亮的哥特体,手指游走过鬓角,划下高挺的鼻梁。他托起张继科的下巴,慢慢吸了口烟。吻落在了张继科的嘴角,烟雾从马龙的 吻中溢散出来,他偏了下头,继续落下不留痕迹的吻,却借着烟雾的掩护让眼睛褪回到波澜不惊,把性爱的情欲藏得干干净净。


“当然,我的獒爷。”马龙疏离的笑了笑,一边继续用手在张继科背上勾勒健硕的肌肉,咬着烟答非所问“互利互惠的交易谁不满意呢?”


张继科挑了挑眉,他撑着床单从马龙身上起来,敲了敲耳朵,顺便把马龙的烟抽到自己嘴里,冲他吹了口烟


“老鼠屎已经处理掉了,不知道还能否有幸和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来继续这场交易吗?”


马龙已经把当做腰垫的衬衫穿在了身上,领口完美的遮住了迷醉的痕迹,他一边系着袖口一边回答

“等干净了,随时恭候。”

他对着插在墙上匕首理了理铁刘海,张继科已经安静而迅速的收拾好破旧的床板,还不忘撒了把灰尘上去。

他走过来给马龙打了个温莎,点点头又抽走面前的匕首,眼神示意他一切已经处理就绪。


“那,就有劳龙副总多担待了。”


马龙最后捏了一下张继科的手,温热的触感却混合着言词的冰冷。


“客气。”


马龙推开反锁的铁门,微微欠身走了出去


“走吧”


“是,”门外不知何时到位的保镖冰冷的应到,却又机械般的再次提起“不知让这次交易全盘覆没的叛徒……”


“我和獒爷联手还解决不了这一个?”马龙转过身面色阴沉盯着他“死前掏出来了,他是死胖子的人”


“是,属下也是按规矩提醒”保镖到也不惧,继续冷冰冰的说到,他扭过头扫了一眼屋内,又转过来“既然知道了,就请副总回去复命吧”


等马龙一行人走后,张继科再也没忍住,撑着墙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师兄,就是绝。老张你笑的差不多就行了,”耳机里的人也忍不住的大笑,好歹还还有着一丝理智“收拾收拾回来了。”


“嗯,”张继科忍住了笑,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不过把什么锅都甩给刘大队真爽。”


他走到墙角,移开了墙角的几块砖,摸出了两包东西,一包揣在了身上,一包打开,拿出了汽油和柴火。


耳机里的人听见砖头摩擦的窸窣声,忍不住笑骂起来


“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消防大队和刑警朋友?还是想让气的刘大队也变得跟肖队一样?”


“既然装的是黑社会,那不如好好利用身份”张继科撒完了汽油,皱着眉抽了抽鼻子,“放心,这个我心里有数。”


“也是,这个联络点也不能再用了”耳机里的人也无不遗憾的叹息“刚用一次,谁知道就是最后一次咯。”


“呦,没想到蟒爷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张继科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微笑,“被大博带抠了?”

“大博哪里抠了?”许昕在宾馆的床上撒泼打滚,“你竟然这么说你弟,信不信我告诉他!”

“你去呀,”张继科已经点燃了火柴“你也不想想平时他跟谁一起出任务”


许昕沉默了,他可不想周雨再教小圆脸更加严苛的查私房钱的方法。


“行了,下来接我。”张继科敲敲耳麦,把划着的火柴扔到了麻袋上,戴上帽子闪身走出了地下室,在走过废宅旁的公用电话亭时候,还好心的报了警。


许昕叼着烟靠在车门旁,看见一身黑衣的张继科走过来,朝他扔了烟和打火机过去

“不了,你这个不够劲”张继科带着一点得意劲把黄鹤楼塞回到许昕的口袋里,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marlboro “刘队对这次行动收获还满意吗?”


“一般吧,老狐狸哪会只满足这二两肉?”


“也是,”张继科点点头“让他别急,我看龙还没有真正取得全部证据。”


他摁下窗户把手中的烟头扔向烈火中的别墅


“不过我觉得,快了”


“刘国梁的人?怎么惊动他了”马龙安安静静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直视着何德上下打量的目光,这何氏企业的缔造者,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还是…”何德站起来踱步到沙发背后,一手晃着红酒杯一手搭上了马龙的肩,俯下身在他耳边说道


“我们之间,出了叛徒?”


马龙往旁边挪了挪,不动声色的回答到“是,名义上是我的人出了差错,”他拿出包着李仁的手机的证物袋,划开了消息界面“但他不是一直和老板您直接联系的吗?”


马龙看着汇报着他一举一动的消息界面无声的笑了两下

“难不成…老板您想自首了?”


何德被马龙摆了一道,杀意从他眼睛中一闪而过。他绕回到自己的高背椅前,坐下来抿了口红酒。

“怎么可能,马龙你真是会说笑,”他招招手示意暗中站到门口的保镖进来,保安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何德抬起头向马龙投来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随即挥挥手让他退下。何德又拿起桌子上另一个空酒杯,从醒酒器里倒了些酒,笑盈盈走到马龙面前把酒杯塞到他的手里。

“我怀疑过你,但是从现在,我们一笔勾销了。”他用自己手里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马龙手里的杯子“我们下次的活动可能就在不久以后了”


“时间?”


“圣诞节。”


“地点?”


“这。”


“这?”


“是啊,这。”


马龙诧异的挑起了眉

“会不会太冒险了?”


何德已经站在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万家灯火,他晃着酒杯喝下了最后一口。

“最后一票。”


张继科站在“獒爷”的据点,看着马龙让人给他送过来的暗语纸条,划着了火柴。


“老张,”

许昕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语气里满是担忧。

“我觉得这次,不对劲”


“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罢手”

“而且师兄的决定…太冒险了”


张继科把纸片塞到了烟灰缸里,看着那团火焰渐渐化成灰烬

“让刘队准备干吧。”


许昕瞪大了眼睛

“你要跟我师兄一起去钻这么明显的套子?”


“不然呢?”


“老张我提醒你,虽然你有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权,但是我还想提醒你,你这次行动不是用你和师兄一两条人命撑起来的,还有很多弟兄的命!”


“那是你师兄。”


“我知道那是我师兄!”许昕一把攥住了张继科的领子,过了几秒之后又放开“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师父,我师兄父母那个不是想他平平安安的!”

“可是其他兄弟又何尝不是有人在等他们啊”

“我有个缉毒大队的弟兄,出了意外,没人敢去认尸你知道吗?”

“所以当我听说这次是一个跨国贩毒时候,我默认你动用手里权利去追击那群狗娘养的,从没提出异议。”

“可这次不一样。我希望你不是一厢情愿,我们还会有机会的。”


“许昕,”张继科艰涩开了口“我给你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会再有机会了?”

“什么?就凭我师兄说那个何傻X自己亲口说这是最后一票?这么大的利益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这肯定…”

“你有没有考虑为什么他约我们在公司交易?”

“他不需要公司了。”


“你师兄已经查到了他把所有公司资产悄悄转移到了东亚某个国家,那些钱足够他买下那个国家。现在的公司,已经是个空壳子了。”

“这次交易的一点点钱,他根本不在乎。”

“他就是在对我们宣战。”

“他可能也早就怀疑到我的‘獒爷’身份,所以你看,他最后一票提了这么大金额的交易。”

“这对于咱们队,已经是极大的压力了。”

“如果这次我们不动手,乖乖把钱给他妄图降低他的警惕,我猜他拿上钱逍遥法外,不会再回来了。”


“我们只能把它当做一个赌局,他现在手中有更多的砝码,但我们,也有不少。”

“你师兄,是最重要的一个”

“我们只能赌,赌赢了我们就可以给缉毒的兄弟们报仇了。”


“但是…但是我们没找到足够的证据啊,如果只是我们伪装的黑社会跟他交易的这几次记录,他动用自己的权利向政府施压,我想三五年他就能出来。上一个牺牲的线人说得记录全部交易的账单就在他公司里。可是龙哥进去五个月了,几乎翻遍了每一个角落,却什么都没有!”


“如果不在公司某个地方却又在公司里…”


“那只能在他身上。”

马龙半梦半醒中突然想到了这一点,他在黑夜里,猛地睁开了眼睛。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