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爪

最奇葩的脑洞最幼稚的文笔

现在,我逮捕你

#高官科×检察官龙
#双暗恋
#occ是我的,小学生文笔是我的
#或许或许会有番外?(我可没答应啊


马龙坐在黑色轿车里,他抬手看了看手表。

十点半,时间到了。

轿车外老旧的民房,四楼的灯仍然明亮,像极了在暗中悄悄观察这个世界的眼睛。

“唧唧!”
张继科正在焦头烂额收拾成堆的诗集,突然听到了两声很有礼貌的敲门声。
“谁啊?”他打开里门,却透过防盗门铁栏杆,看见了马龙。

——穿着检察官公服,手提公文包的马龙。

“张处长,我可以进来吗?”

马龙微微抬头,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请,请请进!”张继科打开了防盗门,他抓了抓头,为自己混乱的家而不好意思“家里太乱了,你别介意”

但是这句结巴,在马龙听起来有另一番意味

收受贿赂——准备行囊——现在被自己抓个正着儿而结巴——

马龙皱起了眉头,一丝绝望已经爬上了他的脸庞。

他暗恋这么久的人怎么可以是这个样子?

故事还要从一小时前说起

“铃铃铃铃!”
尖促的铃声把马龙从繁重的档案中惊醒,他一边继续写着手里的文书一边接了电话,
“你好,XX省反腐办公厅”
“张继科在XX小区0445室私藏巨额赃款,现在还在那整理,极有可能要潜逃。请你们赶快过去清查。”对面冷冰冰的合成男声一口气说完,“哐”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嘟  嘟  嘟……”马龙听着电话里的盲音,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在脑子里搜索,立刻才反应过来——
张继科,XX部处长,男,30岁,皮黑人帅身材有型——
不对不对,马龙用另一只拿着笔的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等等,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刚才那人说啥?
贪污?
“哐!”马龙狠狠地把听筒撂到电话上,引得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
“小马啊,有什么事情吗?”刘国梁和蔼可亲的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亲切提问
“没,没什么,就是恶作剧电话而已”马龙看着顶头上司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他可不想招惹到怼王

……至于刚才那个电话

他第一反应这是个诬陷

张继科怎么可能贪污?

可是……
看过那么多的案卷的新人马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

同事们已经各自低头继续忙着手头的工作,马龙也努力逼自己忘记刚才的事,继续工作
他继续写着文书,可内心已经忍不住波涛汹涌,分分钟就脑补了一部“月半的名义”出来
他恍惚中似乎看见了带着手铐的张继科“哐啷哐啷”的朝自己走来,手铐在黝黑的皮肤衬托下闪着冰冷的光。
张继科走到自己面前“噗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龙你相信我,我一定好好改造,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啪!”马龙手上的笔掉在了桌子上,他捧着自己的脸,不敢再往下想

这一声又引得半个办公室的侧目
刘国梁再一次踱步到马龙身边,把手搭上马龙的肩头
“小马啊,是不是加班太累了?我知道我们这个部门很多事情啊是哇,但是呢我们还是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啊是哇blabla……”
他没注意到自己得意苗子的眼睛已经渐渐失焦,突然,马龙“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刘处,我想请个假”
马龙不管刘国梁黑下的脸,收拾好东西,夺门而逃
许昕摇摇头,悄悄捅了捅林高远

“你说龙哥请假为什么还要拿着玘哥送他的护身符手铐?”

马龙到了车里才反应过来
自己是在干吗?!
怎么一听到是张继科就脑袋一热跑了出来?
还替他隐瞒可能贿赂的消息?
刘胖子知道了不得拔了自己的皮?
马龙绝望的用头砸方向盘

算了,还是……还是走一趟吧
马龙爬起来一边揉着头一边想
大不了就当加班的福利嘛

现在,马龙看见自己顶着风险包庇的“贪官”悄悄咪咪收拾东西,气不打一出来

但他表面上不露声色,一只手悄悄摸向后腰的手铐,另一只手伸向张继科

“张处长,我有点事情需要你协助一下”

张继科伸出双手亲热的握住马龙

“好啊,那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知……”

“咔嚓!”
张继科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手上多出来的手铐,又抬头看看马龙,好看的桃花眼写满了迷茫
马龙轻轻的把手抽出来
“张处长,你被捕了”

张继科靠着桌子,一脸问号的看着马龙翻自己还没收拾好的诗集
“马警官,你在……”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马龙头都没转,继续翻找“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说话”
张继科都要被气笑了,他憋着笑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低沉悠扬的大提琴,嗡嗡的,听着让人觉得心里痒痒的
“马龙,我只是……”
“不要企图跟检察官套近乎,我是专业的”马龙还是不回头,继续工作“还有,‘我只是拿了钱,我一分没动’这种说辞我见得多了”
张继科马龙通红的耳朵,无声的笑了一下,他故意调整了一下嗓音,用自己最富有磁性的嗓音喊了一句
“龙,我……”
“嘭!”马龙突然合上诗集,撂下一句话
“我借一下洗手间”
然后,落荒而逃
张继科看见马龙火速跑进了厕所,舔了舔嘴
犯人已经上钩了,现在看来,谁逮捕谁还不一定呢

“哗啦啦!”马龙打开水龙头,把凉水排在自己脸上
马龙,你怎么能是个这么没出息的声控!
他气鼓鼓的盯着镜子里的马龙,思考对策
作为颜控,他刚才一直没有回头看张继科,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是总不能让人家不说话吧,自己已经劝他不要开口了,这个人怎么这样昂……
不过幸好,自己已经把他拷上了,这就不会出岔子了……
等等,马龙突然惊醒
他怎么能把逃犯一个人放在屋外?
他腿又没锁住!
马龙急吼吼的打开厕所门,却被绊了一跤,一头向地上扎去——

咦?这个地板怎么软软的还挺暖和,还有一股好闻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马龙没忍住蹭了蹭这个地板,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才猛然惊醒

这哪里是地板!这分明是张继科!

张继科看见矮了自己一头窝在自己怀里的小检察官通红的脸,忍着笑,好死不死的添了一句
“龙,我突然想问你,检察官哪来的手铐啊?”
马龙把头别过去,咳了一声,装作没听见

怎么办,总不能说万一张继科要强行逃跑的话,他怕自己舍不得打这个暗恋已久的“贪官”吧?

表上的时针已经悄悄指向了12点
张继科坐在桌子上,看着马龙已经翻完了自己大半个家,现在只剩下一个地方——

卧室

马龙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东摸摸,西看看,别看他还是新人,但搜查手法已经十分纯熟
他四下敲了敲,闭起眼睛分别这些家具是否空心
书架,安全。衣柜,安全。床,安……等等,空心的?
马龙颤抖着手,掀开了床板
一字排开的保险箱让他觉得眼前一黑
他回头看了一眼张继科,对方看着自己,脸上闪过一丝惊恐
他更是笃定了张继科的“罪行”,深呼吸了一口,打开了所有箱子
每一个箱子,都躺着数目不同的钱,和一张小纸条

第一只箱子,1020万,跟马龙买房子的钱
第二只箱子,445万,跟马龙环游世界的钱
第三只箱子,50.9万,跟马龙养老的钱
第四只箱子,216元,跟马龙在一起后自己的私房钱
……
……
第三十只箱子,9元,跟马龙领证的钱

马龙呆呆地看完全部的箱子,转过头,却撞到了张继科的胸口,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道自己身后来了
他把头埋到张继科的衣服里,像个鸵鸟,手却不自觉的一点一点攀上对方的背,直到张继科嫌他太磨叽,一把把他抱紧,他终于认清,这次不是在做梦
马龙又想笑又生气,他还是不肯把头抬起来,下一秒却被张继科抱上床,“咔嚓”一声,马龙睁大了眼睛
手铐怎么跑到自己手上了!
张继科指尖转着万能钥匙,一脸坏笑的看着迷迷瞪瞪的马龙
“检察官马龙,你被捕了”
“罪名是诬陷官员,强入民宅,非法搜索”
“从现在开始,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然后他们在床上,干了个爽





哈哈哈!刹车!
学太太们刹车真的好爽!
跑路跑路

评论(2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