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爪

最奇葩的脑洞最幼稚的文笔

殊路同归3

#私设背景是2017那一段让人心疼的时光,慎入
#时间线混乱,回忆杀众多,慎入
#半现实,但occ也多,慎入
#矫情产物,慎入
#渣文笔,慎入

张继科还记得,那天是一个闷热阴暗的午后。

北方的夏天下雨前闷的不行,没有太阳的天却愣是把墙壁衬得白的发亮。墙边树上的知了催命似的叫,一声接着一声惹人心烦。

09年的训练馆还没有大量的制冷空调,电风扇在头上嗡嗡的转,却只能吹起一股股热浪。

刘国梁喊马琳帮忙在墙角摆开一溜水盆,还美名其曰,物理散热法。
站在队里的许昕嬉皮笑脸的接了一句“刘指导,这其实是画饼充饥法吧?”
队伍一下子笑得东倒西歪,刘国梁也不恼,反而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
“那我现在给你展示一下什么叫凉‘快’啊是哇”他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到许昕面前
“去,到墙边去把这个给马琳”

许昕眯起眼睛看了一下,唔,一个瓷缸?

他懵懵懂懂的接过来,走到墙边,把缸子递给了刚把水盆一一排开的马琳
“琳哥,这是要干嘛?”
马琳同情的看了许昕一眼,“昕子,不要怪哥,谁叫你话多呢”

还没等许昕慢慢品味完这句话,马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弯腰舀起一缸子水,刷的一下子从许昕的头上浇了下来。
“哇——!”许昕被浇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溜烟跑开,嘴里还不忘控诉马琳
“琳哥!本糸紫板生,相煎何太急啊!”
马琳翻了个白眼
“你不糸要凉快吗?瞧瞧,东北话都被浇出来了,多有效果!”
刘国梁满意的点点头,指着许昕
“现在,去到外面来个万米把自己烘干”
在许昕渐渐远去的哀嚎声中,刘国梁意味深长地扫视了一圈众人
“还热吗?”

“开练!”

马龙今天的是跟陈玘练正手

白色的乒乓球一颗一颗的抽回去,力道大,下手狠,每颗球都掀起一阵辛辣的风,可是最后上台的却没有几个。
陈玘诧异的挑了挑眉,他手上顿了顿,还是把球盆里最后一颗球发了出去,马龙一个侧身,迎头一记爆冲,可球撞在了网上,灰溜溜的滑下了球台
陈玘皱了眉停下住了手里的拍子
“龙崽,你今天这是……”
“玘哥,我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你先让大昕练吧”
马龙一边收起拍子一边面不改色的指了指刚刚跑完万米进门的许昕
“师兄!你是不是想谋杀我啊!我可刚刚跑完万米你还……”
“哗啦——!”许昕没说完的话被浇下的水冲的一干二净,只不过这次被浇的不是他

是马龙

整个场馆都安静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捧着瓷缸浑身湿透的马龙,马龙本身就白,被水打湿了以后,脸上更是没了血色

他眼神淡然的扫视过众人,直到看见了刘国梁,才开了口

“刘指导,我去跑万米”

刘国梁抱着手臂,看着这个一向爱跟自己计较的少年,点了点头

马龙压力太大了

前一年萨格勒布输的球,愣是成了一根刺,长在马龙的心里,没办法拔出,也没法把那根刺同化成他自己的血肉

他也把刺在心里默默藏起,装作若无其事

等到了今年面对直通横滨的时候,这根刺又探出头来,一天一天的,爬满了马龙整个心房

拔刺,成了马龙的头等大事

这也这几天刘国梁跟秦志戬两个聊天时讨论唯一问题

可聊来聊去也没有什么办法,烟灰缸里的烟头堆满又清空,再堆满,再清空…

马龙就是这样,他习惯性的把事情憋在心里,一个人想办法,一个人去摸索上山的路,一个人不管他白天黑夜,跌跌撞撞头,破血流的往山顶爬

他把自己在锁在黑夜的山路上,拒绝所有的钥匙

可他自己都忘记了

他现在还只是个怕黑的少年

这个样子只能折磨着他自己,也折磨着那些爱他的人

刘国梁可以忍,秦志戬可以忍

可是张继科忍不下去了

张继科看着马龙摇摇晃晃向外走的背影,心先是抖了一下,然后疯狂的抽搐起来

他当然明白马龙怎么想的

那个想不出办法就变本加厉折磨自己的傻逼

他就是傻逼

张继科在心里骂着

马龙你个大傻逼

他一边走,一边想,最后干脆跑了起来

“哗啦——!”一干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墙边

张继科,举着滴着水的铁盆,眼睛透过湿透的头发直直的盯着刘国梁,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打报告

“刘指导,我申请去 跑 万 米”

虽然张继科早就做好被热傻的准备,可是没想到一出门还是被闷热的气浪冲的冲了个趔趄
红色的塑胶操场拼了命的在向外散发热浪,远处跑道上的白线被热浪冲的歪歪扭扭,让整个跑道看起来像是一条红色的河流

张继科顶着太阳站在台阶上,眯着眼睛看着操场尽头的小黑点一跃一跃的挪动

仿佛下一秒,眼前的人就会倒在脚底下烫人的红色河流里

等到马龙跑近,张继科从台阶上一跃而下,跟着他肩并肩的跑

他们谁也不理谁,各自赌着气,咬牙切齿地跑下一圈又一圈

张继科有点支持不住了,午后闷热的空气非但没能把身上的水烘干,反而让湿透了的T恤粘在自己身上,随着手臂的摇摆啃噬着每一寸皮肤

他斜起眼看了马龙一眼,马龙脸颊绯红,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趴在脑门上,眼睛却亮的很,直愣愣盯着地面较真的跑

仿佛跑完这万米,他面前的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

这都是什么狗屁逻辑

这他 妈 根本是自 虐

张继科昏昏沉沉的想,他知道马龙轴,还真没有没想到马龙轴起来能在体能上把自己比下去

他们早就跑完了万米,可是谁也没有停下来

天突然一下子昏暗了,风裹着尘土扑打在两个小疯子身上,好让他们醒一醒

没有人停下来,乌云自然也不客气,“轰隆隆”的吼了几声,便把巨大的雨滴扔向两人。

北方的暴雨大而密,一颗一颗砸的人生疼,噼噼啪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大盆乒乓球砸在头顶上

张继科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张嘴喊了一声

“马龙”

身边的人没有反应,继续歪歪扭扭的跑

“马——龙——!”

回应他的只有脚步声和雨声

“马龙你 他 妈是不是傻!”张继科吼了起来,狠狠地撞向身边的人,两个人滚了一身泥水,齐刷刷的倒在塑胶草地上
张继科爬起来,翻身骑到马龙身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马龙,红着眼睛冲他吼
“你以为这样子自虐就可以解决问题?!不就是一场球吗?分析了,总结了,你 他 妈还在纠结什么?!当初我回省队的时候,是谁给我说只要能再回来就是爷们?你现在走不出那个境地,你还算不算爷们儿?”
马龙摸抹了把脸瞪着身上的人,仰面朝天的姿势让不少雨滴直接砸到他眼睛里,视野的模糊简直是火上浇油,他挣扎着推开张继科

“你以为我在纠结什么是什么?张继科?你现在是头号种子了,你现在有了希望了!那我呢?我现在啥都比不上你!你是不是看着我这样很高兴啊?!”马龙一把推开张继科,自己挣扎着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可大半天的跑圈早已耗完了他全部体力,膝头一软,他感觉自己又要摔跪下去。

可他终究没有落下去

马龙低下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张继科环在自己身上的手,冰冷的雨一直拍在身上,几度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副行尸走肉,却被一只温暖异常的手,从泥潭里拉起来,确认了存活

张继科把湿答答的头搭在马龙肩头,马龙看不见他的表情,他只是感觉张继科在颤抖

张继科在颤抖

你见过狼什么时候会颤抖吗?

“……继科儿?”

“有的时候,我真恨不得打你一顿,把你脑子打开,看看里面他 妈 的都装的什么”

面前的人只留给马龙一个炸了毛的后脑勺,圈着马龙的腰的力道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也不知不觉的攥成了拳头,捏的关节发白

“你……”

“马龙…马龙,”克制自己平静下来的张继科反反复复念叨马龙的名字,声音低沉嘶哑,里面浸满了马龙从未见过的忧伤
“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简直是捅了我一刀”

“你先放开我!”

“不放,”张继科微微低头跟马龙平视,眼睛布满血丝,眼看着又要急
“有本事你先解释一下刚才那些句话是什么意思?!”
马龙瘪了瘪嘴,刚才的话完全是他情绪爆发,不过脑子就抽风跑出来,现在怎么解释,刀子已经捅了出去,不可能再干干净净的收回来了
张继科定定的看着马龙,眼睛亮的吓人,直到看到马龙坚持不住别过头去
马龙听见,张继科轻笑了一声
“行,你不说,咱就在这耗着”

北方的雨也不是说下完就能下完的,张继科盯着马龙露出的一截后脖颈,发现已经渐渐失去了血色,他皱起了眉,微微移动了目光环视了一周操场

马龙转过头后就坚持不看张继科,企图借此表达自己的立场,好不容易感觉腰上力道一松,手腕却又被人捉住
马龙微微皱起了眉,忍不住瞪了回去
“你干嘛?”
张继科不再看马龙,他的目光早就穿过雨帘,落到了操场边的凉棚上

“咱换个地方说”

他们现在肩并肩坐在操场旁边的凉棚梯子的最高层,暴雨还在噼噼啪啪的下着,在凉棚周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雨帘。
马龙任由张继科一直攥着他的手腕,张继科的手劲大的吓人,他被捏住的皮肤直泛白,他皱着眉头,却仍是不肯开口。刚淋了雨的身体被风一吹觉得直发冷,让手上火辣辣的感觉莫名的有些舒服。
两个少年扒了粘在脚上冰冷的鞋子袜子,和浸满水之后死沉的T恤,扒的只剩下一条短裤,沉默的坐在凉棚晃着脚丫
张继科盯着自己的不断晃动的脚尖,捏了又捏手中另一个人的手腕,像是给自己汲取勇气

雨还在哗啦哗啦的下,至少不会让这沉默的氛围过于死寂

等到最后还是张继科先开了口,他一脸苦笑的歪过头盯着马龙看
“马龙……你讲讲理,凭什么又是我哄你啊?这次明明先不分青红皂白开地图炮是你吧?”
马龙脸上红了红,仍然是倔着脾气垂下头,闷闷的开了口
“又不是我硬求着你来哄我,明明就是你自己乐意……”
“对啊,我乐意”张继科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

“你是不是吃准了我喜欢你,才这么有恃无恐?!”

“轰——!”天上的炸雷突然滚过,马龙整个人吓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弹到了张继科的怀里

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刚才到底是被雷吓着了还是被张继科的话吓着了

等他反应过来,张继科已经把他圈在了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顺背
马龙感觉自己脸一下子烧了起来,他磕磕巴巴的想要解释“我……我只是……”
“只是小时候在外面打球,有一次输球的晚上,还遇上打雷的暴雨,整个宿舍都断了电,被一晚上的黑暗吓怕了,所以从那以后也害怕上了打雷”
张继科低沉温暖的声音从耳畔传来,马龙的头贴在他的胸口,张继科说话时候传来的微微振动让他感觉头晕晕的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马龙还在记忆的迷雾里,寻找原因,便听见张继科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炸响

“那天晚上,你真的只记得那黑暗吗?”
“输球怎么了,你还有我啊,龙”

马龙的脑海,忽然一片清明

小马龙在那个输球停电还赶上雷雨的晚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咬着手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他一边生自己输球的气,一边生雷雨的气,还不忘生这老旧电路竟然停电的气
在哭到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的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听见似乎有人下了床,走到了自己床边,不耐烦的按了一下开关
灯自然没有亮,小马龙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声奶骂
“靠”
小马龙有点害怕,他用着黏糊糊的颤音问了一声,“谁?”
旁边的人轻笑了一声,小马龙感觉身旁一沉。那人自来熟的坐在自己的床板上,故作深沉的回答他
“我是神仙”
小马龙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神仙”有点气急败坏的问他“喂喂,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小马龙赶紧重归严肃“那你有什么超能力吗?”
“那得看看你想要什么喽”

我想要什么?小小的马龙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巨大问题砸晕了,脑海里七七八八的答案一下子全涌上来,他慌乱的抓住一些答案
“我想……想现在不要停电…想天上不要打雷…想见爸爸妈妈……还……还想让教练看见我……想把那几颗不该丢的球重新打好……我想……想不输球……”

小马龙突然崩溃了,他摸索着捏住了“神仙”的衣角,他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他想不输球

再也不要输球

他捏着“神仙”的衣角很没有出息的抽泣开来,甚至开始断断续续的打哭嗝,嘴里只有剩下了一句话
“我……嗝……我不想输球……我想要赢…嗝…我想赢啊……”
小马龙感觉“神仙”似乎震了一下,他哭的太投入,并没有在意,直到感觉一双干燥而有力的胳膊抱住了自己,让自己的头抵在他的胸口,
小马龙哭的晕晕乎乎,他张口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神仙…嗝…你能帮我吗?”
“神仙”低低的笑了一下,他抬手揉了揉了小马龙软软的头发
“输球怎么了,你还有我啊,龙崽”

小马龙忍了的一晚上眼泪突然都收不住了

他小小的世界观里,早就把赢球跟全世界划上了等号,所以每当输球,他总觉得自己的世界,又崩塌了一点

他蹒跚学步般的拿着球拍开疆破土,想用一场场的胜利证明自己,让输球这个吞噬自己世界的大怪兽不敢再到自己的世界搞破坏

他这么做的时候,听到的是一片赞扬,小马龙于是把自己心里最后一点恐惧,死死的按在了心里

可他还是太小了,大怪兽可不是一条小龙一下子就能制服的

小马龙输掉了不少的队内赛,他绝望的看见大怪兽在他的世界里横行霸道,却无能为力

而当初赞扬他的人,也早已溜之大吉

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要失去整个世界

直到这个晚上,他终于听见了一位神仙,对他说

输球怎么了

你还有我啊

这句话好像是一句神奇咒语,他看见心里的怪兽轰然倒地,他看见,自己的世界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小马龙哭的稀里哗啦
他在黑暗里死死的回抱住了“神仙”,无声痛哭

最终,小马龙哭累了昏睡过去,等到他第二天醒来后,外面已经是雨过天晴的好天气了
他忘记了去追寻他的神仙的来龙去脉,却把那句咒语,刻在了心上

“输球怎么了,我还有神仙昂”

以后马龙再上场的时候,不时会念一遍给自己打气,偶尔声音大了,还引得许昕问他这是什么排解方式,他摇摇头一脸得意洋洋的笑
“才不告诉你”
马龙没发现,他身边的张继科总会别过头去,夹着笑音咳嗽一声

想起一切的马龙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直到音容笑貌跟那一晚“神仙”完全重合
他突然很没出息的“哇”的哭出声来,抓着张继科的肩膀死命的把人摇来摇去
“你个混蛋神仙,你是只会大晚上显灵吗,耍了我这么多年,你你你赔我精神损失费!”
张继科好不容易从马龙的擒拿手里挣脱出来,他揉了揉马龙的炸毛,温柔的回答着自己的小信徒
“谁说我只会晚上显灵?这不是大白天的过来哄你了?”张继科摸了摸鼻子,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马龙,神仙没钱,把他赔给你行不行?”

马龙抬起头,看着忽然红了脸的张继科笑出了声,他抹干了眼泪,故作严肃的问
“神仙,你能再现一次灵吗?”

张继科看着马龙故作高深的脸,傻乎乎的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磕巴了半天,才蹦出一个字
“啊……啊?”

马龙凑了上去,一字一顿的说“中国乒乓球国家队队员马龙,喜欢张继科很久了,想让神仙显灵,让他做我男朋友”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张继科
“这个愿望,你能实现吗?”

“嘀嗒——”凉棚屋檐的雨滴落下,惊起了一只在台阶上避雨的鸽子,扑拉拉的鸟儿飞上了天,落到了旁边的榕树说,歪头“咕咕”疑惑的看着凉棚里脸对脸的两个少年

它又歪过头对着挣扎出云层的太阳兴奋的叫了两声,一松爪子,背影便化在了北京胡同的阴影里

雨停了啊

马龙看见张继科红了眼却不肯开口,以为他不愿意,正打算组织一下挽回的语言,才微微张了口,却一下子被另一双温热的唇堵了个干干净净
大概是因为根本没有设防,那人舌头轻而易举就就缠上了马龙的软舌,小心翼翼的探索,不时还蹭一蹭,好像一只幼犬,终于找到了同类
这样摩挲纠缠了许久,张继科才依依不舍松开了马龙鲜红的唇瓣,又轻巧而虔诚的啄了啄马龙的眼角,蹭去还挂着的最后一颗泪珠

“可……可以了”马龙早已脸上飞红,如梦初醒般眨了眨眼。他轻轻推开张继科,机械的把半干的衣服鞋子往身上套,转身看见还坐在台阶上一脸回味的张继科,更是烧红了耳根。
“龙?”还了魂张继科摸了摸下巴,如梦初醒的喊了一声
“昂?”
张继科三下两下套好衣服,蹲在了马龙膝边,轻轻的把马龙的手攥在手里,仰着头看着他

“答应我,我们一起打出来”

那一瞬间,马龙感觉自己在张继科眼睛里看见宇宙繁星,他想起前几年被炒的很火的流星雨,他和张继科翻墙出去,爬上了天台,在寒风中等了一夜。最后流星雨没有等过了,他到先靠住张继科睡着了

后来再回忆,他只记得,当时头顶上有两颗遥遥相对的星星

他看见,那两颗星星,现在就落在张继科的眼睛里

北河二和北河三

马龙喑哑着嗓子认真极了的回答张继科,却还是没忍住扑簌簌掉了一串眼泪

“好”

他用力的捏了捏张继科的手

“我答应你”

我们一起打,我答应了你,那以后不管再遇见什么,我也不会再停下脚步,落荒而逃

张继科笑了,这么多天,他第一次如负释重的笑了出来,还是一副小核桃的样子

他猛地把马龙拉起来

“走,我们回家”

少年牵手的影子倒影在大大小小的水坑上,雨后蜻蜓在水坑上指指点点,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

“呐,继科儿”马龙被蜻蜓吸引,“你看……”
他突然没了下文,仿佛被摁了暂停的小机器人,呆呆的盯着水坑
“什么?”张继科想凑过去也盯着水坑研究,却被马龙猛地一抬头吓了一跳
“你你你干甚么?”
“继科儿!你看!你看!”马龙用空出的手指着天空尽头,回过头冲着张继科笑魇如花

“是彩虹!”

真的是彩虹

巨大的彩虹跨过整个操场,颜色淡淡的,却足以让人可以分辨,雨后的太阳透过小小的水汽折射出的七彩光芒,压过了已经开始吞噬苍穹和黑夜,为灰蒙蒙京城的巷子添上了难得的一摸亮色

马龙和张继科都驻足下来,恰好好处的沉默让他们分外享受着这难得的风景

太阳渐渐滑落,点燃了天边的彩云,也带走了支撑彩虹的生命之火,渐渐消瘦的彩虹开始抵不住黑夜的侵蚀,只好把大地拱手让给了阴暗

“走吧”
马龙看着只剩下一点点轮廓的弧线,孩子气的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
“要不万一神仙坐着最后这一点彩虹回天上去了怎么办昂?”

张继科笑着任由马龙把他拖走了,还有心思逗一逗马龙
“龙,那你可要把我抓紧了”

马龙脚步一滞,他对着张继科露出一个自信而耀眼的微笑,又很快的继续向前走去

“我会的”

我会把你抓紧,紧到和我余生交织,紧到历史也承认我们不可分离

那你也要一定要等我,信我,抓紧我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