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爪

最奇葩的脑洞最幼稚的文笔

故人叹6

完结啦,谢谢大家一直看毛茸茸第一篇文
啊...码字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其它太太们真的太厉害了
结尾勉强算HE吧
本高三党马上就要溜了...
等我六月杀回来❤️


6.
“蒙丞相大人垂怜,这些小事都还记得”张继科举着酒樽,把酒悉数咽下,爽朗的笑了。马龙看着他,没有笑,眼睛里都是隐忍的情绪。
他在南方饮冰十年,时刻准备收复北方,搬诏书,修朝政,促农业,纳精兵,收四海之人才,得天下之民心。一时间朝廷上下,都是一番兴胜之景。
可他摸不透张继科的心思。
张继科并没有继续南下,而是修养生息,出格的事也只不过是逼朝廷封他一个宁王,却一直以梁朝臣子自居,但也不承认归顺朝廷,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马龙却等不了了。
公元215年,他领兵攻下苏州,点燃了统一全国的战火。
“龙,你还记得我们的赌吗?”张继科忽然又倒了一杯酒了一杯酒,站了起来。
“我输了。”张继科看着马龙的眼睛,放肆的笑着,落寞的笑,却仍是好看的晃人眼。
这一年,马龙一路北上,一边安抚民心一边大赦天下,不出多时,大半个北方重新回归了朝廷,只剩下京城和其它几个顽抗的硬骨头还未归顺。
得民心,张继科确实从未赢过马龙。
由其是在15年,马龙开启战争的那一年。
张继科看着马龙,猛的一转身,面向了百万大军,高高的举起了酒樽。
“辛苦诸位将士了!本王赦天下无罪!”他一翻手,酒喝的一滴不剩。
许昕站在阶下,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继科的举动,脑海里跟百万将士一样,只剩下两个字。
疯了.
张继科坦然的扫视过一张张错愕的脸,看向马龙。
“我和你,扯平了”
公元216年8月12日,宁王受缚,丞相马龙收复全境,成为千古功臣。

“丞相?”许昕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宁王的案子,您一定要这样做吗?”
“怎么,替我觉得不值?”马龙冰冷的看许昕一眼,继续一笔一划的写着奏折。
“师兄”许昕打了个寒战,仍没有放弃,搬出了秦志戬“师傅一定不希望你这样”
马龙闻言,像是想起来什么,歪头笑了笑
“大昕,你是在我中举之后才被师傅捡回来的吧?”马龙一边问,一边开始整理写好的奏章
“是...”许昕被马龙问得一头雾水
“那麻烦你和师傅说,我错过他十四年,不能再回头了。”

秦志戬收到许昕的信时,叹了口气,把信递给肖战,“你徒弟不会出事了。”
肖战扫了一眼信纸,没有说话
自打当年出事之后,张继科就给他来过一封信,信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别来,我自己担着”
他知道自己徒弟的脾气,就真的再也没提起过张继科一句话。
“肖爸,你们说的是那个科师兄吗?”方博睁大了眼睛,好奇的问,他也是肖战后来收养的,张马许三人,他只见过许昕一个。
“不是,只是你昕哥哥来信说”肖战捏了捏方博圆乎乎的小脸,努力不让自己声音抖得那么厉害。
“今年夏天,京城的烟火会很美”

马龙又一次跪上了皇宫的玉阶
上一次他是为了张继科
这一次也绝不会是为了别人
皇上掐着奏章,一字一句的读
“宁王虽未主动归顺,但其斩首苟贼有功,又平定北方...臣以为不应斩首…”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看完整篇奏章,他只吐出了三个字
“宣,丞相”

马龙跪在皇帝面前,一如既往的叩首,滴水不漏的表情仿佛只是和皇上讨论平常小事
“丞相的奏章,朕已阅了”皇上把玩着玉玺,看着马龙“丞相要为宁王求情?”
“是”马龙干脆利落的回答
“为何?”皇上咬住心中的怒火,问了下去
“臣在奏章中已说明,宁王镇守北方...”
“够了!”皇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红的滴血的眼睛瞪着马龙“丞相,你这是在逼朕!”
皇上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什么平定北方!什么斩首逆贼!他自己难道不是和朝廷作对了十几年吗!把朕逼在南方的穷乡僻壤十几年,你觉得他有什么资格被朕赦免!”
“皇上”马龙仍未抬头
“您自己也清楚,只有张继科,才能平定北方。”
“您现在不过是想卸磨杀驴罢了。”
“张继科也知道您的心思,所以臣在收复京城的那一夜时候,他从未抵抗。”
马龙不管皇上一会青一会白的脸,又叩了一个头
“臣,请求告老还乡”

当然,马龙没有全部说实话
张继科在那一夜被缚住前,突然冲他笑了,留下一句话
“恭喜你”
马龙怔怔地看着许昕他们拖走张继科,忽然脑海中一片清明
张继科何尝不想归顺朝廷
他一直没有归顺,只是为了让马龙有时间,去赢下这场赌。
赌输了天下又何妨?
他把马龙送上了神坛。
这才是他跟他自己打的赌。
赌那成就马龙的人,只能是他张继科。
真正的赢的人,是他。
马龙看着脚下欢呼万岁的人群,忽然哭了。

公元217年,皇上下旨将宁王贬为贫民,发配西南,与此同时,丞相马龙也辞官归隐,不知去向。
传言宁王出京的那一晚,丞相府放了数千烟花,美的仿佛是一片烟火海。
数月后,岭南多了一户人家,家里人不多,只有两个好看的后生。
他们不常出现在村里,只是人们偶尔路过他们的小屋时,会听见他们呼唤对方的名字
“龙?”
”继科儿,你干什么嘞!”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