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爪

最奇葩的脑洞最幼稚的文笔

故人叹5

听说已经有高三党开学了
吓得我紧紧抱住了自己
离开学也不远了啊……
扯远了扯远了
本文略短,重occ,轻文笔
Ps:最后的龙崽没黑化,这确实是乱世官场需要啊

5.
公元211年春,已是御史大夫兼骠骑大将军的马龙放下了手中批改了一上午文书的笔,揉了揉酸痛的肩,忽然很向往古人描述的“无案牍之劳形”的日子,他痴痴的想着,钱不缺,鸿儒不缺,不过好像...差了个人。
正在他刚要想到那个人的时候,一道圣旨把他召入了宫。
马龙坐在皇上和苟太师对面,垂眼阅览一份军报。这些年,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与皇上暗中联系,在几大势力中也都安插了心腹,一直平步青云的他,为此也吃了不少苦头,不过都被他忍了下来。
为了那个赌注,他不能不忍。
此刻他看完了八百里加急的军报,合上了奏章,沉默不语。
军情内容很简单,胶东地区在08年出现了一股势力骚扰地方,本以为是小打小闹,没想到几年下来几乎蚕食了整个胶州半岛,二王一马三个将军本想借清缴反贼的借口吞下胶州,没想到竟都折在了那贼首手里。贼党一边蚕食天下一边封锁消息,直到现在,朝廷才发觉。
有意思的是,叛军皆一身青衣,号称“青蝶军”。
青蝶?马龙皱眉拿探询的眼神看向面前二人,皇上叹了口气,松了口,
“贼首唤名张继科”

“当年我记得马将军口口声声说这逆贼不会背叛朝廷,现在呢?”苟太师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显得颇有深意“马将军当年为逆贼求情…想必关系一定很好吧?不知如今还来往吗?”
马龙立刻意识到这苟官想污陷自己通敌,可他平静的看着皇上,没有急于辩解,而是起身跪下
“陛下,如今张贼势力淘天,而真正与张贼有过节的,朝廷上下唯有苟太师,臣以为只须苟太师去胶州走一趟,敌军自然不攻自破。”
“马龙你混帐!我去了能活着回来!?”苟官一听,吓出来一身冷汗,也不顾皇上就在面前,指着马龙鼻子就骂“你定是与张贼约好里应外合!”转头又“扑通”跪下,头贴着地板高喊“请陛下斩了这个细作!”
皇上看见抖成筛子的苟太师,突然想起当初马龙与自己联系时,使用的暗语,“见鸡(机)杀狗(苟)”,明白过来马龙这是在创造时机,便不再犹豫。
“来人,传旨。”
说完,他背过身去,不再看摊在地上的苟官。

“就这样?”张继科听完来人的叙述,淡淡的问了一句,跪在跟前的人战战兢兢点了个头。
张继科忽然笑了
“斩了”
轻描淡写的话如同谈论天气,等到人头被送上来时,他对护送的人说
“回去复命吧,替我多谢你家大人.”
待人走完了,他才看了看马龙主笔的劝降书。
真狠啊,龙。
张继科想.
看似替我找想,其实是要借我的手杀条狗。
不过也好,这才能在官场活下去。

公元212年夏,张继科攻入了皇宫,宣告了北方又一次统一。
与此同时,护送皇帝南下的马龙,正式出任丞相,开始了自己铁相生涯。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