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爪

最奇葩的脑洞最幼稚的文笔

第二天

呜呜呜诚邀大家品品五环老师的文笔!
太太我爱你!

Red Pitaya✧:

“想吃破镜重圆的刀子”( @茸爪
狗血又矫情,一时爽产物。
毫无逻辑。慎入,慎入,慎入!


//


01.
很多事情马龙都想不明白。


比如为什么明明上午还是大晴天,睡个午觉起来,就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比如为什么每次去食堂吃饭,好不容易轮到他,就没了喜欢吃的菜。


比如为什么学校超市里永远挤满了人,无论何时去买东西,总要排上一条很长很长的队。


再比如为什么现在他走在路上,突然就看见了张继科。


那人似乎比两年前高了一些,格子衬衫搭配牛仔长裤,裤脚挽起来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踝,远远看上去还梳了一个精致的大背头,和学生时代那个把运动衫扎进肥大校裤里的也丝毫不嫌土气的人比起来,是大不相同了。


但张继科就是张继科,是马龙只看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张继科。


思绪不受控制地开始飞远,马龙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发愣。


尽管曾刻意将那段年少时的记忆从骨血里头剔出来,关进心底某个不见天日的角落,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无法言说的情愫总不受控制地冒出来,蔓入他的四肢百骸,渗进他的每根神经,火烧火燎如芒在背,时刻提醒着他那段蒙尘泛黄的往事,并没有离自己有多遥远。


而此情此景下,竟是倏地近在眼前了。


高中时代的张继科是个体育生,一天有近半时间在训练。通常大家熬完晚训就一哄而散了,他还坚持着要来上并没有强制要求的晚自习。


大喇喇往自己旁边一坐,活像个人型蒸笼。湿透的衣服几乎可以拧出半桶水,还不断有汗冒出来,顺着鼻梁往下滑,在白炽灯的照射下一点一点地泛着光。


马龙一度觉得奇怪,张继科这个人一不爱学习二活泼好动的,怎么能坐得住呢。但事实却是他的确坐住了,而且一坐就是整个高三。


记得自己曾忍不住问过他一次原因,当时那人叼着一根棒棒糖,被他这么一问,居然莫名其妙地红了脸。半晌,才支支吾吾地答道:“因为想跟你聊天啊。”


马龙被这话激得脸上发烫,张了张嘴,半天才憋出一句“滚蛋”。慌慌张张地把头扭过去,嘴角却不自觉往上扬。


那是他枯燥乏味学生生涯里惟一的一点慰藉,甜蜜又隐秘,不时撩拨着两颗逐渐贴近又躁动不安的心。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也没什么好聊的,无非今天班里又发生了什么趣事,或者训练的时候谁谁谁被光头肖骂成了孙子、谁谁谁又被罚跑了一万米,云云。通常那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总要故作高深地停顿一番,然后露出那副再熟悉不过的嘚瑟样子,凑上来耳语道:“肖指导说照我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被P大录不成问题。”


少年笑得灿烂,往椅背上一靠,顺势翘起了二郎腿。椅子随着他脚的晃动一下一下地摇着,汗涔涔的脸上透出一股子勃发的英气。


大家都说张继科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身体和心理素质过硬,大赛上拿到的奖项也不少,学校一直都把他当做重点关注对象在培养。当初进高三换座位的时候,班主任老刘不是怕那些女孩子分他心,就是怕那群男孩子挑他刺,最后选来选去,还是选中了寡言少语的自己。


其实马龙成绩也算可以,发挥正常的话,上个211并不成问题。但和一只脚已经跨进国内顶级名校的张继科比起来,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所以那段时间里,那人就总时不时地在自己耳边哼哼,说龙啊你一定要考到北京来,最好和我考同一所学校,那样我们就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一直一直在一起,多么美好的一句话。马龙偶尔从成堆的资料和试卷里抬起头来,望向身旁那个俊朗阳光的少年,听着他腻在自己耳边的低沉嗓音,心里便不自觉地冒出一串又一串的泡泡。说不清楚那里头到底包含了什么情感,但一个个戳开来仔细品,似乎有又是带着些甜味的。


那是隐藏在两人心中疯长的别样情谊,长成参天大树足以遮蔽天日,却又在彼此的试探交错的目光中隐而不发。一切都在界限之内,却又彼此心照不宣。


每当张继科这样说的时候,马龙都笑着点头说好。


故事的结局尚且未曾明晰,但只要努力朝着那个方向去了,未尝不可到达。


那是当时尚且年少的他们内心最坦诚纯朴的盼望,现在看来,却只觉得理想化得有些过了头。


02.
“哥,我眼镜落食堂里了得回去取一下。要不你先回宿舍吧?”一旁的许昕忽然说。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也不急。”


许昕一时间觉得有些意外。虽说他哥是个好打交道的人,但从来不会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浪费时间。平时这会儿,应该已经漫步溜达回宿舍,背几个单词,然后蒙头午睡了。


但既然马龙开口了,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没准他哥忽然就开了窍,学会在这种琐碎小事上表达友好、增进感情了呢?


许昕越想越开心,乐哈哈地拉着他哥就往回走。


马龙心不在焉地走了一段,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回头。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去,却再也没能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有些庆幸,有些释然,但更多的是迷茫。


要说自己在逃避什么,着实要算言过。他们两人早就在两年前一刀两断了,不曾有过什么藕断丝连。若说自己没在逃避,又实实在在地与事实不符。


纠结的心性缠绕上来,一时间他竟没办法明明白白地看清自己的内心。


取了眼镜回到宿舍,四人寝里也只有他们俩,阳光簌簌地照进来,显得很空旷。


许昕一进门就瘫在椅子上,看上去有些郁闷,果真没过一会儿就开始叽叽歪歪:“哥,你说说这小胖,才多大年纪啊,放着好好的宿舍不住,非搬出去和他那歌手朋友同居。你也不是没听过,就那水平,当什么歌手啊,我看当个作曲家还差不多,什么歌到他嘴里都完全听不出原调来。”


“还有方博,一天到晚就知道出去浪,也不着家,昨天晚上又放我鸽子,我看他是活腻了。”


“搞得好好的四人寝现在就剩咱们两个人,有时候你在图书馆,我就得独守空闺,活得像个独居老人,实在是可怜得很呐。”


马龙不太在意地笑了笑,他对这种事向来不上心,人与人之间的来往,本来就全靠缘分,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算了,总归强求不得。


当初他和张继科那样好,最后不也天南海北、各奔东西了吗?


许昕叨叨完,难得地安静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又像猛地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坐了起来,两只眼睛都放着光:“宿管秦叔听说小胖搬出去了,又给咱安排了个新室友,好像是这届新大一的,经历老传奇了,说是特招进了P大,读了一年非闹着退学,要回高三老老实实地重造,最后凭文化成绩考来了咱们学校,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


马龙这下可没办法置身事外了。他盯着许昕那张絮絮叨叨的嘴,忽然觉得精神有些恍惚。中午在人群中瞥见那人的一眼,也仿佛只是自己脑中生出的无端幻觉。


他费力地看着许昕的嘴一张一合,听觉像是突然失了效,隔了一层朦朦胧胧的膜,什么都听不清。越是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就越是捉不住那一个个往外蹦的字眼,只能靠着口型去猜。


怔忪间,好像拼凑出了一个名字。


张……张继科。


窒息的感觉瞬间涌上来,他像只缺水的鱼,猛地跌进了身后的椅子里。炙烤的阳光落下来,脑中只余一片惨白。


03.
马龙其实是个死心眼的人。若是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总舍得花上一些时间去琢磨,直至脑瓜开窍想通为之。前些年他的心思更重,动辄钻牛角尖,一坐就是一晚上,想一道题,想一种解法,想到连觉都可以不用睡。


班主任老刘曾多次开导他,说他这样不行,太伤身体,过犹不及物极必反。当时他站在不算大的办公室里头,夕阳的余晖透过雕花玻璃窗照进来,在他身上落了一层雾蒙蒙的影子。拳头握紧张开复又攥成一团,汗湿的衬衫在这个闷热的五月里像是永远也不会干。他想了想,还是小声而坚定地回答道,我改不了。


与生俱来的习惯像是刻在自己的骨子里,在奔腾汹涌的血液里与筋脉肌肤揪成一团。有的事情,他真的无可奈何。


老刘也觉得没办法,挥挥手让他走了。事实证明老刘还是有远见的,六月的高考他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一所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普通一本。


他并没有选择复读,大概是觉得这也算一个不错的结局。暑假过后,张继科去了北京,自己飞了广州,自此人海茫茫,再无联系。


人们都说岁月是最好的遗忘剂,按道理他俩高中时那点未曾说破的情谊,早该在这两年的漫长时光里蹉跎干净了。他们之间,互不打扰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年渐渐淡化成了马龙心上一块不大不小的疤,偶尔将灯光投下来,也只看得见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就在他觉得自己可以逐渐做到遗忘的时候,那人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要债索命般,从天而降。


他一时间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许昕被他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按按他的胸口:“哥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啊?”


马龙摆了摆手,忽然听见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扭过头去看,蓦然发现那门口站了一个高大的影子,与记忆中竟是不差分毫。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他的脸色不由又白了几分。


那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面部轮廓刀削斧劈般硬朗,两年了,倒还没怎么变模样。只是那双清澈漆黑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许昕一向自来熟,走上前拍拍那人的肩:“你是张继科吧?”


来人点了点头,并不搭理许昕,只盯着马龙看,仿佛要将他看穿。半晌,才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句:“马龙,好久不见。”


许昕听得有些发愣,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着,犹犹豫豫地问道:“你们……认识啊?”


“高中同学。”


“前男友。”


话音同时响起又同时落下,明显标示着不同立场的答案让场面无形中陷入了极度尴尬。


许昕向来猴精,一嗅到气氛不对,马上找了个借口开溜。


此时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马龙坐在椅子上,面色一片死白。手指克制不住地发着抖,见那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逆着光,他看不清来人的神情。


他是来干嘛的?大约是来报仇的吧。犹记两年前的那个午后,自己指着他鼻子让他别再缠着自己了,场景竟与当下高度重合。那人当时惊悸疑惑宛如一只受伤犬类宠物的神情,自己大概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也是,一颗真心拿出来被人那样糟蹋,谁能不记恨呢。马龙也觉得自己狠,狠得简直不像一个人,而像一只冷血无情的兽。


他闭了眼,心想该来的都来吧,给他几拳甚至拿刀划他几下,他全然不在意,总归是自己欠着他的,还清了,两人也就互不相欠了。


但意料中的刺痛并没有传来,好半晌,才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张继科居然蹲下来,缓缓伸出胳膊,把自己圈了个严严实实。


马龙一时间有些僵硬。战栗般的感觉从身体深处抬起头来,令他险些无法自控。


那人伏在他耳边,委委屈屈地说了一句:“马龙……我好想你。”


04.
马龙一直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张继科这样对他。高中时代的自己成绩平平,性格内向,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是那种丢在人群中就能立刻被湮没的相貌。


与张继科成为同桌之前,两个人甚至都没怎么讲过话。


也许是朝夕相处得久了,也许是年少时的冲动无处发泄,也许是肌肤相亲目光交错太过频繁,总之所有复杂的情绪杂糅到一起,就成了那个脱口而出的滚烫词语。


他永远记得那个放了学的午后,张继科把自己堵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鲁莽而又坚定地说:“马龙,我喜欢你。”


就如同现在,他用同样炽热的目光望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重新开始吧。”


马龙想说张继科你真傻。你有那么光明的前途,那么好的未来,为什么非要耗在我身上。我这么平凡,性格也不好,你跟我在一起,相比折磨远多过温暖甜蜜。


可他也觉得自己傻。


电话簿里的那个一直没有姓名的号码,微博上惟一的悄悄关注,相册里锁起来的二人合照,抽屉里集了整整一盒的小纸条,歪歪扭扭的字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刻在自己心上。


稍不留神,就统统化作带刺的藤蔓,一点一点缠绕上来,勒得人直发疼。


他一直都觉得张继科的未来应该要发着光才对。平庸如自己,只配在他的人生里留下一个黯淡的影子。


所以总想着要放低身段,几乎卑微到尘埃里。所有的原则到了他这里,统统成了放纵与将就。


老刘是个聪明人,前前后后找马龙谈过几次话。每次倒也不说别的,只说如果真的喜欢张继科,就该为他的未来考虑考虑。


那个时候的马龙还是个沉默到没有存在感的面疙瘩,回家皱着眉头想了几个晚上,最后选了一个最决绝却又最有效的办法。


他一直不愿去回想那个下午。记忆中的画面没有颜色,甚至连声音也没有,只一帧帧地循环播放着,如同一部看不到尽头的黑白默片。


还没等他说完“分手”两个字,那人就转过身急匆匆地走了,像是不愿被人看到难得的软弱。


他也慢慢扶着墙蹲了下来,呜咽哽在喉咙,全身的力气在那一瞬间被抽了个干净。


年少时唯一的爱恋,就以这样一种方式草草收了场。


一直到毕业,两人都再没讲过话。


05.
马龙站在宿舍门口,有些难堪地摸了摸鼻子。


下午被张继科那么一抱,他就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出门的时候,甚至连门卡都忘了带。


偏偏这时候又接到许昕电话,说他和方博准备玩通宵,晚上不打算回了。


正思考着要不要厚着脸皮去打搅一下他弟,就听身后传来一声笑:“没带门卡吗?”


来人擦着他的身边过,衣角带起的风卷来一阵熟悉的气息。他置身其中,一时间有些恍惚。


“没关系,还有我呢。”张继科开了门,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他,眉眼间落下一点温柔:“吃饭了吗,我给你从食堂带了点吃的回来。”


马龙抿了抿嘴,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张继科讪笑了一会儿,也有些尴尬地敛了笑。转过身把餐盒放在桌上,望着他小心翼翼地道:“好歹吃一些。”


看那神情,是生怕被他拒绝了。


马龙忽然觉得眼睛酸胀得厉害,一股热意涌上来,几乎令他睁不开眼。


他没再说什么,只依言走过去,在那人热忱期待的目光中打开了餐盒。很简单的几个荤菜,那人居然还记得自己喜欢吃肉。


随便扒拉了几口,味道还不错。可就算再好吃,他也没办法做到在那人目不转睛地注视下还能如常用餐。


拿起纸巾来匆匆擦了擦嘴,他低下头公事公办地说了句“谢谢”。


然后就觉旁边那人的情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靡了下来。半晌,才赌气般地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不客气。”


张继科转身走了,屋子里重新恢复了寂静。清冷的白炽灯打下来,在桌上投下一片小小的暗影。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没过多久竟越下越大,逐渐形成了一股浩大的声势。


马龙坐在这漫天的雨声里,望着桌上打包得整整齐齐的菜出神。


短短的一瞬间里,千万种想法从脑中闪过。


他想,张继科你这是何必呢,在我身上白花功夫,费力又不讨好,谁都不好受。


他想,马龙你又为什么要故意气他呢,好歹同桌一场,总不至于见面就眼红。


他还想,现在雨下这么大,张继科没带伞,淋了雨可怎么办啊。


06.
马龙这一晚睡得极不安稳,惶然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张继科已经回来了。


那人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像是仍在负着气,连睡着了也不肯让自己看到他的脸。湿透了的衣服搭在床沿,此时正沥沥啦啦地往下滴着水。


马龙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那人裸露在外的手臂轻轻塞了进去。掌心相触的一瞬间,他敏锐地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灼热。


张继科在发烧。


没有犹豫什么,他当下便掏出手机来就给辅导员请了个假。


辅导员觉得奇怪,马龙向来是个乖乖仔,连公选课都不翘,还每次都坐在第一排。今天有很重要的专业课,居然会请假。


一没忍住,随口问了句原因,就听电话那头顿了顿,含含糊糊地说道:“亲戚病了,缺人照顾。”


辅导员倒也没多想,只觉得他是个有爱心的孩子,很痛快地准了假。


马龙放下电话后,硬是把张继科的脑袋从被子里扒拉了出来。许是发烧加上憋闷的缘故,那黝黑的脸上此时泛了几片红,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接了盆水放在床边,把毛巾浸湿了放在那人额头上降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换一条,来来回回地,倒也没觉得很麻烦。


只是看着那张睡梦中都蹙着眉的脸,忽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伸出手去把那些褶皱通通抚平。


他到底还是看不得那人难过的样子。


然而这样想着,手已经不自觉地伸过去了。一点一点,轻轻地摩挲着那人滚烫的皮肤。


张继科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一伸手,就抓住了马龙还没来得及逃脱也并不想逃脱的手。


一层水汽迅速蒸上来,蒙住了那双黑乎乎的眸子。湿漉漉的,就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大型犬类宠物。


那人窝在被子里,哑着嗓子说:“马龙你别不理我,我是真的想跟你和好。”


马龙“嗯”一声。


“你给我时间,这两年欠下的我都会慢慢补给你。”


马龙又“嗯”了一声。


张继科有些急了,挣扎着从被子里抬起头来:“你别光嗯不吭声啊,好歹回答我一下。”


马龙这回不说话了。那人怯怯地看了他一眼,又自觉找了个台阶给自己下:“不回答也行,我就当你默认了……”


马龙没等他说完,就闭着眼飞快地吻了下去,把那人的闷哼与惊呼一并淹没在了唇齿间。


窗外下了一整晚的雨渐渐停了,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里露出一角。


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
实不相瞒,本人是烂俗狗血文学十级发烧爱好者。
哈哈哈!

七夕快落!
单身狗怎么了,搞cp一样让我快落!
既然想写甜甜的单片却没有想到什么梗……

那不如开个新坑聊表心意吧

(其实认识大家之后我都不敢写文了,快乐沙雕段子写手瑟瑟发抖…

这两天真的很巧很不错的日子
两年纪念
老张发声
立秋长膘
杂志到货
驾照考过(无关紧要,划掉

我本来是个运气不怎么好的人
但是我遇见了教我硬气的人
我相信,总有一次
运气会站在我们这边

(话说我收到的三张明信片的肤色差真的是太可怕了,但是这期杂志真的很赚啊!

张继科之所以为张继科

一瞬为少年,一生为少年
这世道不公,我便来撕开这虚伪
这世道腐朽,我便要敲碎这枯骨
Zhang.JK

(先是知道不是腰伤就很开心了,又看见他正面刚国际乒联——今天也在感慨老张,“真TM不愧是我的男人”

Cosimo:

今晚央五《体育世界》播了在亚欧对抗赛期间对老张的采访,他对乒乓球这项运动和这个职业的态度,令人钦佩。澄清之前韩国公开赛退赛真相,表明自己的态度,最后还展望了一下东京。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老张,坦荡、血性、大义凛然,球技、球品、人品都是一级棒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国打乒乓球的优秀的运动员那么多,只有张继科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时代人物,去更有影响力地传播普及推进这项运动的发展,是有原因的,时势造英雄,和谐社会更开放的舆论环境下,英雄也造时势。


下面是采访的文字完整版:


“韩国公开赛这场球,[不是因为我腰伤,对,我觉得国际乒联挺有意思的~]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这种情况,我的对手连续换三次。对吧,你说时间换,电视台直播大家可以理解,对手换确实让自己没有办法接受。毕竟运动员就是这样的嘛,抽完签了你没有办法去更换,如果更换的话,我也可以提出更换对手。


在这种赛事安排上,包括这种职业项目的这种推进上,真的应该好好反省和反思了! 不是说针对,就是我自己身为运动员的一种亲身感受。


[可能我不说没人说,对吧,我是不怕他们有什么意见的,我是出于一种全世界运动员的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去比赛的,对他们确实是有意见的。但是我不知道国际乒联的委员会在哪,所以对我们来讲,其实无所谓,对各个协会来讲其实是不公平的,对吗。]——(不以强者之姿去占有小人之利)


所以今天我有必要澄清一下,其实和腰伤一点关系都没有,主要还是……那你国际乒联这么弄,运动员没有办法去参加比赛,包括后边的澳洲公开赛也是一样的,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去参加比赛呢,我觉得对运动员是不公平的。——(放弃两站公开赛,积分涨不快,排名回复不快也不要紧,对于自己不认同的绝不委曲求全。)


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我觉得自己有这种力量去拼一下,前提还是把当下做好,训练啊比赛啊,[我希望能够不是一种保持状态,而是我希望自己……现在自己越来越强],才能有资格有能力去代表中国队去参加这种奥运比赛。”

2016.8.6

两年前的今天
遇见了注定要心动一生
一对双子星
一个热血难凉的团队

还有下一个两年
我们说好了
东京见❤️

一个成品展
✈️到南通啦
大噶都在哪里啊😂😂😂
(突然抽风在背面加工
(我的字好丑哇QwQ

一个迟来的repo
表白 @哲修Jang 哲修太太!
明信片超级好看了!
字也真的很好看!
是这些略丧时光里的惊喜了!

(悄悄把自己的小卡垫下面做背景2333

占tag抱歉

想来问问首页有没有去南通的仙女?

以及你们会不会对我这个小卡感兴趣2333
(效果如图

难得去现场,所以打算送一起去现场的al女(男)孩这个小卡

emmm不是明信片
是本手残的手帐女孩贴的

还联系了一位字好看的同学帮我写点东西送给大家

不邮递哦,只是卡片啦,不想花很大力气
(贴着个就已经很费劲了,还要麻烦同学,太多的话实在过意不去

(不过如果都没有兴趣就算啦,毕竟也不是什么很珍贵的东西,我就自己留着玩啦

想让他俩测一测
虽然不会写abo

但是我看啊
(谜之测出女A
(这么久没发文出来会不会被打?

repo

收到啦!
今天终于拿到了无履太太的台历,这个运输效率让我一直以为是物流弄丢了,担心受怕的😂
沉迷凹造型又等了好几天太阳,结果一直是阴天,只好拿滤镜来凑了
非洲人果然没有赠品和签名,不过还是要表白 @不穿鞋 无履太太,谢谢太太这么久的辛苦创作❤️(吧唧偷偷亲太太一口

台历超级好看,手残拍不出万分之一的美丽,最后企图加个滤镜还失败了QwQ

而明信片里面我最喜欢的是黑色的剪影
真的是意境无穷那张
“因为只有在黑暗里,才看到见光明”

但我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那张物美彩票明信片

一开始只是因为超级好笑而很喜欢这个梗,但过了“哈哈哈哈这两个小傻子喝醉了怎么这么萌啊”的第一映像之后,才能够慢慢刻画这段故事的一笔一划

两个大小伙子窝在一起,趴在物美不大的柜台上,头抵着头,就着昏黄的路灯下用指甲一点一点扣去每一张彩票的铅层,指甲缝里这么脏都要坚持刮下去,然后为了10块的彩票看着对方乐出声来

这个富有烟火气息画面想想就让人心动

很多太太的文里面写他们会拿彩票中奖与否来判断自己大赛或者新的一年的运气,我相信这是真的,emmmm就国胖队的迷信程度

可是这样的好运气,他们偏偏选择了对方来见证自己解开谜底的那一刻

坦坦荡荡,毫无顾忌

少年时候漫漫无期的前路,不管是未来的绝凶虎还是帝国的破坏龙,那个时候都还是无名小将,他们要熬过质疑,等着不知在合适才会出现的一丝机会,然后才能登科为王,一跃成龙

这样的黑夜中,他们选择了对方成为了自己的同路人

小将时身旁是他
主力时身旁是他
老大哥时身旁还是他

你看,这半生,陪他最多的还是他

现在,两位老大哥都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路

一位在登峰造极,一位在重新归来

这都是前无古人的挑战

他们还想要拥抱富士山
他们还可以对岸球桌

我多希望,东京之旅能有始有终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但是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这不光是在说他们
也是在说我
这是我zqsg爱的第一对真人cp
我不敢保证也是最后一对
但他们在我心里的地位,一定是空前,绝后

这是属于张继科和马龙的故事

这是我一个小透明有幸窥见的感情

这是无履太太和其他太太用心付出的平行世界

“What's the binary star name?”
“马龙啊”
“继科吧”